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养生

我是大天尊 第10章 返回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8:10

我是大天尊 第10章 返回

姜一凡道:“可是,任谁也没有这样试过。”

“不一定,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那些传说不一定全部都是假的,至少,泰山封禅这件事情,就是的真实。”老者道。

姜一凡一愣,泰山封禅他知道,是封建社会的帝王祭天所在之地。自古以来,就被古人视为万物发源之地,是神圣的象征。

泰山,是一座巍峨雄浑,气势磅礴的山岳,被尊为五岳之首,号称天下山。

可是,这和古神话中的仙界又有什么联系呢?

“任何事情追及其根本都能够找到不同的答案,古时候的帝王将那里选为封禅之地也不无道理。我曾去过泰山一次,在那里,我也发现过一座华夏古阵。”老者沉声道。

“又一座古阵?到底有几座古阵?”姜一凡惊呼。同时,他有些搞不清楚,老者突然对自己提及这些事情有什么目的。

“你看。”老者向着之前姜一凡所出现的古石台方向指了指。

只见石台方向,一道道淡淡的霞光冲天而起,如一道道仙界倾泻下来的仙气一般,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能激起近百米高。毫无疑问,这一道道霞光的来头,就是那座被称为华夏古阵的石台。

“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姜一凡问道。

那霞光很美,有点类似于极光,但有着更加不同的韵味。仔细看,每一道霞光之中,都可以看到偶尔一闪而没的星光,就好似蕴含着一道星河一般,令人瞠目结舌。

“这是在你昏迷之后,开始慢慢出现的,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自动出现一次。”老者道。

此刻,老者那浑浊的眼神中也多了许多异样的东西,有憧憬、向往、还有一丝疑惑,很显然,对于“仙界”这个未知的存在,他也不能够真正的确定。

姜一凡看着那一道道流转于虚空之中的霞光,心中早已泛起了滔天巨浪,他下意思的看了一眼老者搭建的简陋木屋,那里边,有着曾激活B禁区古阵的青铜剑和玉佩。

看着老者那痴迷的眼神,姜一凡没太敢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他怕老者一个冲动,就会抢过玉佩,去激活华夏古阵。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修炼者吗?”老者问。

“以前不信,现在信了。”姜一凡老实答道。他曾见过老者的身手,那种力量和速度都达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就连他这样的怪胎都比不上。

“想必你已经看出来了,我就是一名修炼者。”老者道。

顿了顿,老者接着道:“其实在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当中,从来都不缺这种人。比如说许多古代驰骋于疆场的各个名将,每个人都有近千钧之力,其实他们也都可以算作为修炼者,寻常的练武也可称之为修炼,只是他们自己可能不太了解罢了。”

姜一凡点了点头,对于老者的话,他深信不疑。起码,这个老者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地步了,回想上午时,他拎着两只红毛怪物就好似在拎着两只小鸡仔一般,轻松无比。

“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其实都潜力无穷,虽看似渺小,但却蕴含着无尽的潜能,只要能够激发出来,发现‘真我’,就可以被称之为修行了。”老者带着劝告的语气说道,像是在教导着自己的弟子一般。

“老人家您到底想说什么?”姜一凡问道。他的心里有些不踏实,总觉的老者的态度由之前的恶劣突然转变成这样,是有所企图。

“做我弟子吧,我会指点你修行。”老者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姜一凡摇摇头,苦笑道:“抱歉,我只是一个力气大一点的普通人而已,而且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并不想像您一样,变成一位修炼者。”

“当真不想?”老者的眼中爆出一缕精光,猛地看上去有些骇人。

“不想。”姜一凡果断拒绝道,他虽然从小没有父母,但却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想让他放弃现在的生活,显得很不现实。

“好吧。”老者终妥协了,没有再逼问姜一凡,而是有些遗憾道:“只是可惜了你这个修炼的苗子,可以看得出,你的根骨极好,如若不修炼可真就称得上是浪费了。”

“老人家你说笑了,我只是不过是力气大一点而已。”姜一凡笑着解释道。

“我曾听过这样的一件事,当一个孩子被汽车压住时,有一位母亲着急之下徒手搬开了重达两吨的车子。我说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人的潜力其实是无尽的,而你的根骨很好,未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老者苦口婆心,试图挽回姜一凡的想法。

说实话,在听到这样的一句话之后,姜一凡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动摇的。若是真的可以修炼的话,谁人不想去尝试一下?虽然抬手掷山这样的事情太过于夸大,但是挥挥手就有成吨的力量还是有可能的,这让人很难不动心。

“不用了。”姜一凡终还是拒绝了老者。他是01部队的一名成员,虽然队友们都已经逝世了,但是他仍旧在国家的编制当中,还有很多任务要去做。

有时候,一个人的命,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的。

一夜无话。

只是姜一凡在偶尔睁开眼睛时,还能够看到木屋外,正在朝着霞光发呆的老者……

第二天一早,姜一凡就提出了想要离去的想法,他的事情很多,总这样待在这里很不好。

“我送送你吧,这里距离近的乘车点至少有百里,你自己走很有可能会遇到一些野兽。”老者出言道。

听到老者提起野兽,姜一凡他不由的想起了他刚刚到来时,见到的两只红毛怪物。

经过一番交谈,姜一凡得悉,原来这里地处秦岭山脉,而那些不知名的红毛怪物,也是一种极其稀少的类人猿。

“以前电视上所报道的野人,差不多就是这些东西了。”老者道。

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林海,和蔓延不绝的山脉,姜一凡有些好奇,为什么老者会甘愿一人居住在此?

之前听老者所说的那些话,想必他曾经也是一个居住在外界大都市中的人。不知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才导致他甘愿居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当守林员,是因为华夏古阵吗?

老者人很好,也不知是不是看中了姜一凡的缘故,一直将他送出了秦岭山脉,直到看到了公路之后才止住了脚步。

“谢谢你老人家。”姜一凡道谢。

“呵呵,只要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就好,话不多说,日后你若想开了,尽管可以来此找我。”老者还有挽留之意,这般说道。

姜一凡笑着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老者终究还是救了他一命,姜一凡打心眼里感激。

……

通过警察方面回到京城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看着宽阔的街道和拥挤的行人,姜一凡不禁有了一种恍然隔世般的感觉。

“活着真好。”姜一凡叹道。

这一次的行动,几十个人里边能够活着回来的只有他自己,可以说是万分的幸运。

对于姜一凡所遭遇的传送事件,上头也表示十分关注,不过考虑到核辐射所带来的影响和姜一凡自身的伤势,上面并没有急于与他会面,而是让他先行养伤、休息之后再做规划。

抽取了一部分血样作为化验的样本,而后填写了一份调查资料,姜一凡就可以离开了。

在机场,姜一凡取回了自己的、身份证等一系列密切相关的东西。这几天杂事太多,他感觉自己浑身疲劳,恨不得立刻闭上眼睛睡上一个好觉。

回到家中,姜一凡快速给自己洗了一个澡,而后躺在舒适的床上,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姜一凡睡得正香,就被一阵猛烈的砸门声给吵醒了。

“里边有没有人!”

“妈的都好几天了,这个小犊子该不会害怕,跑了吧?”

“打了老子就想跑?今天人不在就把这房子给点了!娘的!”

听声音外面的人数不少,一个个都骂骂咧咧的,浓烈的烟味隔着防盗门都能够闻到,令姜一凡皱起了眉头。

“谁呀?”姜一凡问。

“哟?里边还真有人?行,有种,得罪了张哥竟然没有跑。”

“他娘的,给老子滚出来!”

“咚咚咚……”

隔着防盗窗,可以看到,外面的楼道当中站了一大群身材壮硕的彪悍男子,一个个吞云吐雾,赤裸着上身,有的人身上还有纹身。

“你们是谁呀?”

姜一凡皱眉,他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的罪过这些社会混子了。

“少装孙子,那天晚上就是你打的老子吧?还把老子的好事给搅黄了,出来!我找你好几天了。”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斜睨着姜一凡,这般说道。

他这么一说,姜一凡顿时想起来了。在他出勤任务的前一天晚上,确实救下过一名女子。

这群混子的恶劣态度吓坏了姜一凡的邻居,通过楼道可以看到,许多人都探出了脑袋,正一脸惊恐的向这边望着。

“别打扰到其他人,我们去外面说事。”姜一凡这般道。

北京国仁医院徐俊
邯郸市传染病医院
治癫痫病吉林哪家医院好
海口治疗癫痫病医院
苏州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