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金融

补天道 七八六 本是山中王,丛林做战场

发布时间:2019-12-05 06:08:13

补天道 七八六 本是山中王,丛林做战场

追踪着心中的老虎,孟帅一直往跑着。跑着跑着,不知什么时候,身边没有了人,又不知什么时候,天光一亮,赫然便走出了黑暗。

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云雾缭绕,山高林险,竟是到了一处山林。

孟帅十分惊讶,他还以为出来应该在石洞里行走,没想到竟然来到了陌生的地方。要知道那虎头石可是封闭的。难道是转移到外面来了?又或者,这些都是幻象。

想到此处,他忍不住道:“可怪的地方。”

他想说句话,却从口中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听着不像人声,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长着一身金黄带黑皮毛,四肢着地。

他竟变成了一头虎崽子!

“搞什么鬼?”孟帅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这下他确定此地是幻境了。不过能弄出这样的环境,这虎穴非同小可啊。

不过想来,秘境总是了不起的,一元万法宗种种秘境,难道就不奇妙了么?孟帅走过的混元路也一样不可思议。

既然如此……现在要干什么?

据钟少轩说,进了秘境,不知道路途的时候,应该跟着老虎走,可是他现在自己就是老虎,还要跟着老虎走么?难道有母老虎来接自己?

孟帅想着,不免跑跑跳跳,用老虎的身子做些平常习惯的动作,另有一番滋味。

这时,山林中一阵耸动,跳出一只野鸡来。

孟帅盯着这只野鸡,突然心中升起一个愿望――吃了它。

这愿望如此强烈,紧接着,自从升入先天以来就很少光顾的一位老朋友“饥饿感”找到了他,更如同在他心中点起了一把火。

说干就干!

孟帅眼睛发光,口中发威,猛地扑了过去,两爪往野鸡身上一扑――

扑啦啦,野鸡被拍下一片鸡毛

,身体却没受伤,惊叫着往远处窜去。

跑了?你跑啥?不就是要吃了你么?你跑啥?

孟帅一面在心中不爽的嘟囔着,一面往前冲去,一窜一扑,比野鸡跳的还高。

然而他跳的再高,也不能和带翅膀的比,那野鸡下没扑上,扑棱棱的飞远了。

一顿到嘴的大餐没吃上,孟帅颇有遗憾,像老虎一样贴在地上,呜呜几声,瞪大了眼睛,仿佛被人欺负了的小猫。

饥饿感越来越强,孟帅知道这时候不是卖萌的时候,没有爱心少女经过,卖萌也不管饭。身为一只老虎,他应该自己出去觅食。

缓缓地移动身躯,孟帅看着四周,尽量不发出动静。据说老虎捕猎就是如此,以静制动,蓄势待发,绝不浪费多余的体力。

蓦地,他敏感的发现,周围的草地上,有一点移动的痕迹。

在这里――

猛地窜了出去,孟帅一爪子拍下,果然拍中了一只……地鼠。

好吧,虽然是地鼠,却也是血食,而且还挺肥。孟帅真情实感的说一声,看起来挺好吃的。

几乎没有犹豫,孟帅将地鼠塞进了嘴里,咬了起来。

噗嗤――一口鲜血。血肉团从喉咙咽下,落入了他的胃袋。

仔细想想,这件事非常神奇,孟帅自从进入先天,对食物需求逐步降低以后,越发挑食了。让他进食的动力,只有“馋”,真正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让他生吞活鼠,还咀嚼,简直不可思议。但他就是做到了,而且没有挣扎,没有犹豫,仿佛天生就该这么做。

这秘境竟也能解决这个问题,难道是控制了他的思想么?

这么想着,孟帅却心中一动,有了另一个想法。

所谓的跟着老虎走,未必是跟着某只老虎,而是跟着自己――身为老虎的感觉走。

想到这里,孟帅有些恍然。心中对虎穴秘境有了猜测。

但还没等他把事情想清楚,饥饿感又翻上来,刚刚那只地鼠,竟连一盏茶功夫都顶不上。

紧接着,帅便在山林里窜高伏低,撵鸡抓兔,开始了自己的捕猎生涯。一开始,当然收获不多,别说小动物隔着八丈远就知道他来了,就算到手的猎物,都能飞了。一边抓,一边吃,入不敷出。这里他饥饿的特别快,食物稍微一点儿跟不上,就饿的想挠墙。而且他还会疲劳,追捕的时间略长,便觉得后力不济,一身混元期的修为早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他的体力就是一头小虎崽。

不过,吃着吃着,他的成功率就越来越高了。一方面是他熟练了,习惯了老虎的本领,还自己研究出一些打猎的小技巧。另一方面,却是他本身在成长。

吃下去的食物,除了填满他的胃,更化作一道道热流,化入筋骨,增强他的体魄,让他的体力、力量、速度,种种素质不停地往上增长。虽然他的身躯并没有长大多少,但体力渐渐不下于成年老虎了。

孟帅并不奇怪,这在他意料之中,到了秘境,总得有点什么收获吧?武功没了,还不长身体,难道是来做荒野求生体验游戏的么?

话又说回来,大哥说好东西看到了就归自己,好东西在哪儿呢。刚刚在林子里捕食半日,别说天材地宝,连珍稀一点儿的野兽都没看见。吃来吃去就是些兔子、山鸡、老鼠,大一点儿的有山羊,还是他弱的时候碰见的,没扑上还挨了一蹄子。

还有,如果这是成长的经历的话,成长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如果是长成成年虎的话,孟帅怀疑自己等不了。虽然体力增加得快,可是个头儿增加的慢。等长大成虎,至少也得三五天功夫。钟少轩可是只给了一天。

不过,渐渐地他有了预感,树林中的猎物越来越少,绝迹的就是那些小兔野鸡等小兽。紧接着山羊、麋鹿等大件也折损殆尽。林中渐渐地安静下来,他转了半日,没见到一点儿其他野物。

真是破坏生态平衡啊。

孟帅叹息了一声,寂寞的走了一圈,心中有了主意:是时候去其他山头转转了。

俗称抢地盘。

孟帅这么想着,不紧不慢的走着,离开了此地。他料想这个决定也合乎流程。野兽的本能,猎杀与反猎杀,争资源占地盘,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当然还有一项本能,鉴于他现在是个孤家寡人,估计也用他不上。

如果抢地盘,应该是抢其他弟子的地盘吧?也可能是西方,也可能是北方。

孟帅暗笑,这虎穴秘境明摆着就是鼓励大家抢。若是人形,大家有认识的,便不会争抢,譬如他,便不好意思抢北方弟子的地盘。可是如今大家都一样,应该都是老虎,谁还给谁面子?若是竞争失败,也怪不得谁。就连孟帅也不能因为顾忌对方可能是北方弟子而手下留情,毕竟这还是考验,倘若北方有人竞争失败,那就是五方轮转失败了,技不如人。本来就该有淘汰,只要不是被卑鄙手段打下去的,他都不会插手。

而且,这种类似于蒙面竞争的也算好事,若是真的搞联合,北方六个人,龙虎下院却有十个,肯定是这边吃亏。现在大家见面不识,连人声也发不出来,真正做到了一视同仁。

孟帅从山上下来,小心翼翼穿过丛林,选择了一座山,缓缓登上。

一阵风吹来,树林沙沙作响。孟帅赶紧伏低身子,因为在风中草丛会被吹倒,也许会暴露他的身形。

风中,一阵血腥味传来。

孟帅吸了吸鼻子,感觉血气十分香甜,且出血量不少,不由暗道:这是谁啊?这么浪费?好好的血食不吃干净了,这都是美餐啊。

然而,走着走着,他却觉得有些不对。

一只山鸡从他身边飞过,飞的十分悠闲,似乎丛林中并没什么能威胁他的。孟帅费了好大得劲儿,才控制住自己将之一巴掌拍死的**,告诫自己这里还不是自家的地盘,先要克制。

这里的老虎是废物吗?山鸡这种小食,到现在都没捕捉清楚?

有些不对了……

孟帅不好的预感,在看见草丛中的黄黑尸首时,得到了应验。

一只小老虎躺在荒草中,鲜血喷洒在草丛中,染红了大片的土地。金黄色皮毛被血污染的异常杂乱,充满了“虎落平阳”的悲凉。

死了?

孟帅迟疑了一会儿,终于从草丛中走了出来。他还是要仔细看看这老虎的尸体。

小老虎的脖颈上齿痕宛然,是被人咬穿了喉咙而死。

莫非是有人捷足先登?

孟帅略感遗憾,倘若真是其他地盘上的老虎来过,那也怪不得谁。弱肉强食,本是丛林的法则,老虎是丛林,也不例外。至于老虎死了,人死没死,孟帅还不敢保证,也许没死吧。只是被淘汰出局。

这样想他心情好些,毕竟若真是死了,想到这老虎可能是北方弟子,他还是很堵心的。

孟帅又看了一眼,突然心中一动。往下伸头,用牙齿接触老虎的伤口。

不对――

孟帅陡然一惊,这不是老虎的齿形。大小也不说,牙齿和犬牙的排列,分明是另一种物种。

什么东西?

孟帅心中一寒,倘若是其他老虎来杀人,他并不稀奇,可是若是多了其他未知的猎食者,就令人心悸了。毕竟可怕的是未知。

什么东西?是虎穴安排下得危险么?

孟帅突然汗毛一乍,身子不假思索的到底一滚,一道身形与他擦肩而过,在他身上留下了血腥的味道。

长沙阳光医院欧阳紫婷
山西黄河不孕不育医院预约挂号
惠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安顺癫痫治的好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一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