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泉州晚报老人和桥

2019-02-27 19:38:10

泉州晚报:老人和桥

老人七十八岁,桥也七十八岁。

老人老了,桥也老了。

桥生于显赫,老人生于卑微,桥很宏伟,老人很瘦小。老人的父亲把木板车停在桥头,光着脚板横走过去八步,横走过来八步,叹,这么宽的桥,要让什么样的车走哟。

老人长大了,开始在桥上行走,从桥的这边到桥的那边上学,又从桥的那边回这边的家。桥依然很大,他顶着溪风走在桥中间,桥上稀稀地走着三两个穿着补丁衣服的孩子,桥下东西两边的田地菜地,劳作声拉话声远远相闻。

老人工作了,打了补丁的衣服在里面,外面是四个口袋的中山装,他去了桥的那一边。每天早出晚归,生怕多做的事情让别人给撞到看见了,过桥时,偶尔停下来,健壮的手臂在桥栏上撑开,有时东望晨曦,有时西看明月,赶早赶晚的人们在他身后匆匆走过。

慢慢地,桥拥挤了起来。上学的,上班的,挑担的,载泥的,赶牛的,拖板车的……不时还有拖拉机“突突突”地驶过,那个矫健的拖拉机手坐镇车头,竟似叱咤风云的将军。那就要扩宽桥面了。完工那天,壮年的老人抱着他的小儿子,穿着布鞋走在长壮了的桥上,横过去十八步,横过来十八步。他一拍儿子的小屁股,开两辆坦克来,照常过。

后来,老人到桥的这边工作。瓷,甩开大步走向了世界,青年、壮年、做过瓷的、没做过瓷的,辗转腾挪大显身手,生养在这一方土地,那户人家跟瓷没有丝缕的渊源?老人忙碌着,钉了铁跟的皮鞋跑过了各种各样的桥,走得多的还是这条老桥,他踩着自行车在桥上飞速地穿梭,高声地和来来往往的人们打招呼。

老人退休的时候,小女儿嫁到了桥的那边,老人让大儿子借了单位的工具车,拉上一辆重庆牌摩托车红火火亮锃锃地送过了桥去。以后,老人每天都要在桥上走几遭,看女儿或者接送上学的小孙女。车道里,各种各样的摩托车轰响着呼啸南北,爷孙俩在人行道上慢慢地走,小孙女扎着五颜六色的发辫,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白裤袜下是红色的小皮鞋,蹦蹦跳跳的,像一只春天的花蝴蝶。

现在,老人老了,老桥也老了。病中的老人听说老桥要炸掉了,就逼着小儿子开着自家的小轿车送自己回老桥边的家。在桥头,四个交警分站在十字路口指挥交通,桥身上趴着两条缓慢蠕动的长虫,一条挣扎着前往桥那边的红绿灯,一条慢腾腾地往这边蠕动,把个几十米的桥走成了千山万水。

老人下车,扶住了老桥不再粗壮的手臂。老人颤悠悠。老桥呼呼喘。老人老泪纵横,突然想该唱一首歌,一首关于桥的歌。他缓缓地张开漏风的嘴,唱出的却是:一条大河波浪宽……

头晕腰酸乏力怎么回事
引起头痛的原因
莲花清瘟颗粒主要成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