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汽车

回忆我的童年樊军

发布时间:2019-04-23 20:03:39

我的童年是在美丽的边陲小镇黑河(原黑龙江省瑷珲县)度过的。黑河位于小兴安岭北麓,黑龙江南畔,与俄罗斯的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素有北国明珠欧亚之窗的美称。这里在溥仪的伪满洲国时期,是日本人侵苏防苏的一个重要支点。小时候,经常听外公外婆讲述日本关东军的种种暴行。值此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我尘封多年的记忆也被打开。

日军的杀人场

在如今黑河的东北角,有一个人称东花园的公园。许多人不知道,这里也是当年日本人屠杀抗日志士的地方。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鬼子在这里设有刑讯室、绞人机等酷刑工具,园外的黑龙江边建有两座异常坚固的大型碉堡。当时,许多抗联战士、共产党员以及仁人志士在园中被绞死,绞碎的尸骨顺着地下通道流入黑龙江中。现在公园的假山亭阁下面,便是那时日本人绞杀抗日军民的地方。依稀记得,外公外婆告诉我,当年这里有多名手持三八大盖的日本军人和东洋大狼狗昼夜巡逻把守,阴森恐怖异常,许多人不敢从旁边经过,更不用说驻足了。直至1945年8月初,苏联红军到来后,才将这个关东军肆意屠杀中国人的魔窟彻底摧毁。一直到上世纪的九十年代,这里还保存着当年被炸毁的碉堡废墟。解放后,这里成为安放烈士忠骨的地方。为缅怀那些为解放黑河而牺牲的异国英烈们,建国初期,当地政府在园内修建了一座宏伟的苏联红军烈士纪念塔。这座用中俄军民的鲜血凝铸而成的友谊之塔,将会永远铭记那段两国人民为世界和平而奋斗的光辉历史。

日军的军人会馆

如今在黑河所辖的孙吴县城,有一座日本建筑风格的米黄色大楼,占地近三千平方米。里面舞厅、酒吧、浴池、餐厅、厨房等生活设施应有尽有,这便是日本军人休闲淫乐的慰安所,但日本人却美其名曰军人会馆。到1941年,共有八万日军驻扎在这里。当时像孙吴慰安所这样的娱乐场所在军营附近共有5个。无数来自中国、朝鲜甚至日本的良家妇女在这里惨遭凌辱。听外婆讲,十多岁就被骗到魔窟的花季少女不计其数。现在这座保存完好的慰安所,已经成为控诉侵华日军反人类反人性的慰安妇制度的直接有力的证据之一。

日军的胜山要塞

日本关东军在占领整个东北之后,为防止苏联红军的进攻,其第五国境守备队便以群山环抱的孙吴村所在的河谷平原及其附近的胜山为中心,修建了的军事要塞胜山要塞。其实,像军人会馆这样的娱乐场只是其冰山一角而已。在这座庞大的军事堡垒中,建有若干炮台、监视哨、指挥部、弹药库、飞机场等设施,公路、交通壕和地下通道纵横交错。记得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为了捡废弃的炮弹壳子,弹壳卖到废品收购处换些零花钱,还溜进一个叫山神府的地下工事中,这里上下三层,异常阴森,每次都因害怕而走不到尽头。有胆大的同伴即使带足一天的干粮想找到这个地下迷宫的出口,也往往是无功而返。那时我们哪里知道,这座军事要塞布满了方圆百余平方公里的角角落落,又如何能走得出去呢!如今,胜山要塞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它时刻提醒着我们:振兴中华,勿忘国耻!否则,那些长满荒草的地堡,锈迹斑斑的大炮,会重新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掉祖国的大好河山。

日军的愚忠

在伪满洲国时期,和外公外婆住在一个大院里的,有两户日本中层军官及其家属。其实大多时候,只有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们生活在这里。她们从日本捎回来的糖果、小玩具也会分给院子里的其他小朋友们相处还是轻松愉快的。日子久了,她们也能说一些简单的中文,互相交流基本没有障碍。从日常的交谈中,能够感受到她们对家乡的思念和对战争的厌恶。

1945年8月中旬的一个傍晚,外公外婆记得有一个日本军官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大院,并让邻居们过两天去日军的物资储备仓库取东西。当时大伙都吓坏了,因为平日里仓库都有重兵把守,一般人是不允许靠近的。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等大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仓库一看,原来大门敞开,并没有士兵把守,各种生活和军需物资随便拿,这才隐隐觉得日本鬼子可能真得要完蛋了。

8月15日,大家伙得到了日本投降的消息都很兴奋。等第二天人们起床后,邻居们觉得不对劲儿,那两户日本军官的家门为什么迟迟不开呢?便赶紧过来探询情况,这才发现两个军官早已自杀身亡,他们的妻子和孩子也已服毒而死。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日本的普通百姓和士兵,都是日本军国主义和畸形的武士道精神的受害者与殉葬品,他们和全世界人民一样,对和平幸福的生活有着同样的憧憬与渴望。

如今战争的阴霾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日本军国主义思潮仍然甚嚣尘上,严重侵蚀着亚太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今天,我们重温那段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铭记历史,警钟长鸣。警告日本蠢蠢欲动的右翼势力不要再做与世界潮流相违背的事情,和平与发展才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water)

小儿干咳怎么办
宝宝感冒咳嗽
两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