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时尚

王骏新能源上网电价要靠市场机制形成

发布时间:2019-01-29 14:50:23

王骏:新能源上电价要靠市场机制形成

简要内容:王骏:5万千瓦以上的项目采用特许权招标定价模式,5万千瓦以下的项目由当地省物价局上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审批定价。《中国能源报》:请您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我国新能源发电上价格的核心精神。

■全国即将统一风电上电价

■不是那有点风都要开发风电

■太阳能发电要井喷式增长

■特许权招标将长期执行

编者按

敦煌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特许权招标已告一段落,但围绕新能源上电价的讨论却远远没有结束。本版讨论的中心议题就是新能源上电价的形成机制。援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的话,价格形成机制是复杂也是重要的事情,这个问题解决好了,新能源产业的健康发展就成功了一大半。下面我们就来重点关注各方在此问题上的不同态度。

日前,甘肃敦煌10兆瓦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中标结果公布,中广核等三公司以1.09元/度中标,而标国投华靖电力和英利报出的0.69元/度出局,引起业界热议。中国能源报带着了解中标来龙去脉、新能源发电上价格形成机制以及我国新能源未来发展举措的问题专访了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国投华靖电力和英利控股联合报出的0.69元/度的竞标价格?

王骏:0.69元/度是此次敦煌项目的竞标价格。专家和企业反应都比较强烈,我们认为这个价格非常勉强。问了一下投标方,他们也确实把利润压得很低,甚至有人说他们在做赔本买卖。专家的意见是现阶段这么低的价格太猛了,对行业发展不利。我们同意这个意见,各方评标的结果是让第二标(中广核的1.09元/度)中标。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看待终1.09元/度的中标价格?

王骏:在放弃了标后,我们比较了第二标中广核的1.09元/度、第三标龙源电力的1.16元/度和之后的1.25元/度,发现这几标很接近,应该可以代表合理的价格区间,根据规则,确定了1.09元/度中标。我个人认为这个价格比较合理,这是企业自主的选择,当然还要经过实践的检验。我认为通过这次招投标我们已经基本摸清了光伏发电目前的成本。

《中国能源报》:政府今后将如何确定太阳能光伏上电价及政府补贴额度?

王骏:太阳能光伏发电上价格,我们希望从头贯彻竞争机制。既要通过竞争发现市场价格,又要通过竞争发现政府需要补贴的额度,具体说来就是,先由市场竞争确定价格,再确定政府需要补贴的额度,直到新能源与常规能源一样具有商业竞争力,政府将不再补贴。如果像以前那样,靠官员的自由裁量,新能源上电价将会越来越高。就在1.09元/度中标价格确定时,上海等地审批了4元/度的上价格,政府补不起啊。如果总是按成本确定新能源上电价,而不按市场竞争做的话,企业一起抬高成本,不知道新能源发电那天才能具有商业竞争力,这个产业就无法发展下去了。

《中国能源报》:国家对太阳能光伏发电今后有何规划?

王骏:我们认为现在正是太阳能发电井喷式增长的阶段,通过敦煌项目以点带面搞起来之后,在太阳能资源比较丰富的地方,尽快建一大批光伏发电站,并且规模都很大。这样有一个好处,规模大了之后,成本肯定会进一步降低,规模效应即将显现。国家能源局希望形成这样一个良性循环,即在国家扶持下大规模发展——摊薄成本——进一步扩大规模——继续摊薄成本……终通过管理的、技术的、规模的方式让新能源发电尽快接近常规能源的成本。当然,每一个项目都会通过竞争性招投标方式确定中标价格和中标企业,相信这个过程中太阳能光伏上电价会呈下降趋势,再降几毛钱不是问题。

《中国能源报》:请您介绍一下现在风电上电价是如何形成的?

王骏:5万千瓦以上的项目采用特许权招标定价模式,5万千瓦以下的项目由当地省物价局上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审批定价。

特许权招标定价其实就是“市场发现价格”的方法。项目招标时竞争非常激烈,因为风电场的规模都很大,企业想得到项目,0.50元、0.48元甚至更低的价格都报出来了。而5万千瓦以下规模的上电价由地方上报,发改委价格司发现他们上报的电价明显偏高,大概每度电高出0.10—0.15元甚至更多。造成项目与地方项目的价差。

《中国能源报》:为什么地方上报的上电价会偏高?

王骏:是因为地方政府希望它高。原因有三点:,上电价高,地方的产值就高,GDP增长幅度就大,这是官员政绩的体现;第二,电价高,税收随之增长,地方的财政收入更加充裕;第三,政策规定国家补贴风电的钱从销售电价中涨价2厘补贴新能源。电价高,省里用的钱多,反之则少。用的少就会有结余,省下来的钱就会落入其他省份的腰包,谁也不高兴。

《中国能源报》:地方风电项目电价偏高会造成那些负面影响?

王骏:有了高电价之后,企业运营的空间越来越大,造成风电进口设备越来越多,进口设备虽然贵但品质高一些。就像奔驰和桑塔纳,政府批了买奔驰的钱,谁还会去买桑塔纳。这还是小事,更严重的是,它将和我国新能源发展目标背道而驰。我们的目标是新能源在经济上的竞争力逐渐与常规能源一致、补贴越来越少达到不补贴。

《中国能源报》:政府将用什么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呢?

王骏:我们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已经达成一致的解决办法,并且马上就要公布:在一定阶段内,统一风电上电价。具体办法是,根据全国不同地区的风力资源条件,把各地上电价事前确定并分成4类,0.51元/度、0.54元/度、0.58元/度和0.61元/度。发电量越大、利用率越高、风力条件越好的地区上电价越低,反之越高。在一定时间内,累计等效满负荷发电30000小时之前,按批复的上电价执行;等效满负荷发电30000小时之后,按当地届时平均上电价执行,具体价格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确定。

《中国能源报》:为什么要这样制定?

王骏:这4个价格不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是经过多次招投标归纳出来的。首先,大家心里都有数了;第二,那些资源条件差的地方就不要再开发风电了,不是境内各地有一点风力资源的地方都要开发风电;第三,合理的电价将促进国家发展新能源目标的实现。

《中国能源报》:请您用一句话总结一下我国新能源发电上价格的核心精神。

王骏:新能源的健康发展要依靠市场竞争机制。

关键词:

新能源上电价

彩灯
劈裂机
U型铝方通
广州不锈钢生活水箱公司
工业冷油机电话
微信拼十牛牛房卡充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