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时尚

青帝 千九百三十四章 梦境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0:40

青帝 千九百三十四章 梦境

夜色朦胧,记忆封印层层解开,青光拂过一片虚空,平坦虚空中凸起世界繁华,一切搭建,宛真实重现。

白衣少女身形飘飘来到这里,打量自己周围,叹了口气。

“又做这个梦了……”

大约是在河侧码头附近,有些熟悉,但又有些不同,火灵机械轰鸣声通宵不绝,红光划破夜空,宴会气氛有些变故,混乱的中心,小院子里,黑衣男子抱一个少女渐渐冰凉的身体,神情木然,后面有些护卫围着,都是沉默。

背景是应州南沧郡平寿县北的南廉山码头,河上来往不断客货舟船,这时一盏盏灯火点起照亮河道,似在沿河搜检水面。

片刻,河畔马蹄声响起,有一骑回报:“封锁四境骑队已抓住了两个刺客,都是宴会客人所携带童仆,似受了芊夫人一击而重伤,不过……刚要审问那个灰袍男子以及此事幕后主使,就咬碎毒牙自尽了,是死士。”

“我知道了。”

男子平静说,眸底冰冷却愈清晰,缓缓命令:“除在盟友名单上的人,所有今晚来客,格杀勿论……”

“这……”亲卫冷汗下来,这就是与周围所有势力为敌,虽本来关系也不好,刺客肯定是某一家派遣,但这时无差别决裂还是非常危险。

“告诉幽水门,我手里有一件他们会感兴趣新发明,可以给,但要借取其门中宝物的黑水冰棺一用,虽是仙宝的仿制品,但也能护住芊芊身体……”

而在后面,一个身影透明少女目光看着这个凡人男子悲痛、复仇、希望,她灵光满月,遍布数丈,天仙元神力量丝毫不泄,不知为什么,元神渡虚潜形于此,没有任何人觉察。

这时目光离开凡人男子,对着他怀里虚虚伸手招了招,在少女尸身里一道透明灵体就飞出来。

纤细雪白的灵体依依不舍环绕着黑衣男子一圈圈,徘徊着,似乎想要引起注意,一般来说真人双眼可看到灵体,但这时一种冥冥不测青色信风环绕着它,封锁一切信息,于是她终于放弃了,蜷缩着化作一团青光,而在这时,少女尸身的脸上,才落下一行泪水。

少女见此微怔,脸色有些复杂看了一眼呆住的黑衣男子,摇摇首,她捏着这团青光来到天极一棵苍翠青树下,引入一片翡翠梦境。

她本身也是元神灵体,带着这一团青光,全融入回一个鸾服少女身体。

白衣少女一直跟都后面,神情有些凝思,有些信息还从未梦到过,越来越透露出不寻常。

而翡翠梦境中,青帝不在这里,只剩下鸾服少女,一团青光融入她的小腹内,她再睁开眼睛时,手指隔着衣裳轻抚了抚小腹,依旧平坦而光滑,还不会一下子就有隆起。

但她知道已有一颗种子孕育在腹中,她感孕了。

“鸾儿……”周围青风中若有若无的叹息。

白衣少女隔着一段距离看着这梦里的青鸾,目光有些迷惑。

“这次没有第二颗梧桐木芯可用,你就只能听我的话……要么嫁接我,要么当女儿。”青鸾轻笑着,似乎对着虚空中的一个人在说话,似乎在她眼里真存在那样一个人。

但是她的视线,与真正此刻在身后看着她的白衣少女,是错开,一种比信风更强的屏障隔开了彼此……时光。

“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喽?那……还是女儿吧……”青鸾自语着说,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白皙手指抚了抚胸口,青光在指缝间泄露,一柄钥匙掉落下来,在道侣陨落在虚空对青珠一役中时,还是有一件东西带着信息逃了回来,这就是青脉储君凭证的天罗秘钥化形,给青珠打回原形,却没有与主人一同遇难。

但这是道侣遗留,青鸾不想自己接受这件东西,就又取出一册青黑色书卷,将钥匙封印在扉页里,翻开到空白页,提笔记录今天决定,神情温柔,似乎是写给道侣的留言。

“我今天,去接回了原本的你……”?/p>

“隔了百万年,多少代转生,还是和印象中一样,没有变过,一看到,就认出来了,似乎沉淀在时光封印里……谁能想到,四季流风保鲜的一开始并非力量,而是凡人身体……”

“不过这一世竟有了个男人,这可违背你对我的忠贞誓约,不过这也不怪你,她这次是意外流浪在外……”

白衣少女俯身看她写着这些,一言不语,叹了口气。

曾经的帝妃沉寂下来,丝毫没有为她道侣陨落而报复,每天都去已失去主人的青乾天主殿觐见,对一张空空椅子说话。

有知情的青脉门人,惊骇下,私下里都传言:“青鸾殿下已疯了。”

而战争的焦点已向着别处转移,在青帝陨落后一年时间里,青脉天仙受到了各方面的关注和拉拢,唯还是顾念着帝君而处于失常的帝妃不动,随时间推移,盯着青鸾的目光渐渐少下去,她也深居桐宫,以宽大衣裳遮掩着渐渐大起来的肚子,一个白衣少女始终在虚空中陪伴,目光忧虑看着脸渐渐消瘦了、精神异常的青鸾。

直到一年后啼哭声在金桐殿里响起,寡居帝妃分娩出一个女婴,头发稀疏,小脸皱皱的,眼睛都睁不开……白衣少女站在虚空中,神情微愕看着这个女婴眉上金色梧桐青色凤凰纹印,目光有些惊骇和难以相信:“这是……”

轰!

意识到某个点瞬间,似乎信息天平的支点失陷,整个梦境轰崩塌。

“不!”

少女呼坐起来,浑身冷汗,手指紧捂着胸,指缝间除了柔满,就是乍泄在暗室里的一缕缕青光,丝棉衾被滑落且不觉,胴体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白光。

半响在噩梦中回醒过来,她下意识摸了摸被窝……夫君不在,夫君?

她披上衣裳出去,神情有些焦虑,似乎要确认什么,待得看到书房里灯光亮着,熟悉的人影投在窗纸上,才轻轻舒了一口气……自己是有夫君,现在不是梦,刚刚的才是梦。

可是出了世界,就经常做这个梦……什么原因?

树荫婆娑,月光洒遍整片山原,寒山里传出夜鸟凄鸣,长风穿林过户,带来了稻田里的花香,芬芳融合着月光落在庭院里,空空场地上青衣少女孑然而立。

她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指在袖子里微微颤抖,纤细身子更显得单薄,仿佛夜色下的一缕芳魂,随时都会随风而去。

房间里,全神贯注写写画画的叶青突抬首,若有所感的停下了笔,推门出去:“芊芊?”

庭院里空无一人。

叶青疑惑走回门,又顿住脚步,倒退着走到院子中央,那里有稍微明显点的一个浅浅脚印,似乎站很久了?

他叹了口气,对着脚印站好,顺着这个位置方向看去,正是……自己在书房窗下坐的位置。

…………

天地一片安静,时光在长夜里拉长,青衣少女已逛到外面,山路渺渺,林风悠悠,有一种若有若无气息触动着她,指引着她,让她心中微微恼火,是谁?

“你果来了。”

扑簌簌的落叶声响动着,又一个白衣少女跳下来,见到芊芊脸色非常不好,也是吓得后退半步,摆手:“我下午过来拜访你家夫君,说了些事……以前常来嘛,今天时间晚了就没有离开,想着这两个月也没多少时间亲近,特意找你说说话……你怎么一脸鬼样?”

“你才一脸鬼样!”

芊芊没好气说,既知对方也不知情,大概是对方气机引动,巧合触发了自己梦境里的某些东西,不知者无罪也就不好责怪,但她有些起床气,没有好脸色,也不说话,冷冷看着伶,心中警惕已升到了点。

“别这样看我,姐姐真的有事……想和妹妹你聊聊。”

伶笑吟吟的,对芊芊冷冰冰态度也不生气,仗着自己是她丈夫的盟友,很自来熟半夜拉着她去爬山,又登上树梢去吹冷风,美其名曰听风赏月……

此时的青谨天外,除一轮淡薄的银月,就见得幽暗虚空。

已非世界内。

二三个月时间就在平淡航行过去了,早已不见了下面的世界,而上面方舟的白星,越发明亮,有着斗大,已是月亮挂在穹顶,根据新五脉盟主红云的消息说,多一个月就会遭遇,甚至更快……血火风雨将至。

但在此刻航线后半程,尚未抵达战场,周围虚空还是安宁平静,都是远远近近的星点。

相对孤立而远的一颗青星是作监军存在的青谨天,而在青谨天一侧,靠近的是一颗青星,隐与青谨天对峙,则是青珠,它针锋相对,这个青源道人本能排斥着同样青源存在接近新五脉,可以说是日防夜防,不给叶青任何接触红云的机会。

青珠不知道,叶青早已一枚种子埋在了红云身体内,与她共鸣,分享新五脉的气运,俨然是幕后的影子盟主。

而在这两颗速度快的青星外,更后面是星罗棋布的星点,所有六十三座仙天集群内部彼此有着亲疏远近,大体运动都是一致,宛夜航的舰群逆流而上。

这流,是当空落下的陨石流。

仙天集群的光映照十万里,贸然闯入这里的陨石有许多,反射过来深深浅浅的磷光,偶尔有仙天顺路捕获一些有价值而容易消化的白色陨石,似乎是深海的鲸鱼群张开鲸须大口,沿途吞食了泛光的磷虾,在长途巡游中补充些体力……

新五脉天仙大鱼大肉奢靡习惯了,难得这样节约背后,透露出对此役的紧张。

――――

附:本书完结在即,计划做个活动,发几百个红包,答谢各位书友对我的长久支持!活动会在公众号上进行!搜索荆柯守,添加即可。具体为打开,点击右上角,添加朋友,搜索荆柯守,木字旁的柯哦!此外公众号上还好不断放出本身相关人物图,完结后还会有番外!大家可以投下票,看哪个人物的番外更符合您的心意!

...

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地址
nk细胞免疫疗法骗局
清远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肇庆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