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历史

最强丹神第五百四十九章本家

发布时间:2020-01-22 01:01:01

最强丹神 第五百四十九章 本家!

zǐ亭台楼,假山林立,

偌大一个灵池,孕育着无尽的磅礴灵气,不断升腾而起,

“老爷,老爷,唉……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那个年轻人,不过就是一个分家來的人,你何必亲自见他一面,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安排就好了,”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女子,板着一张脸,

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精神烁然的老者,

两鬃微白,身著鹤氅,

他目光一沉,周围的气息,仿佛忽然向下一压,令人感到有些喘不过气來,

“钟芸,你这是哪里的话,再怎么说,他也是重天老弟的儿子,关系不算远,还有,重天给我的传信上说,那孩子这两天可能就要到了,你一有他的消息,马上告诉我,知道了么,”

“我……”

中年女子微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钟芸,我明天起,就要出趟远门了,你别让我临走前还操心,”

钟芸无奈一笑:“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还不成么,”

“既然如此,我还要静心养气,巩固境界,你就先退下吧,”老者对着外头,稍稍摆了摆手,

“是……”

钟芸会意之下,皱了皱眉头,本想多说个几句话,却终究还是退了下去,向着外院走去,

……

“喝,喝,”

一阵阵练剑的动静声,渐渐传入了钟芸的耳中,

若是放在平时,钟芸对这个亲生儿子肆意练剑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今天不同,

她此刻的心情,有些烦躁,

“阿四,见过钟夫人……”

“嗯……”

看到阿四那张嬉皮笑脸着的丑陋模样,提着一个小布袋子,从钟芸的面前经过,她更是沒什么好的脸色,

旋即,她按捺不住,走上前几步,开口说道,

“枫儿,你别练剑了,给我过來,”

“娘,怎么了,”叶乘枫眼前一亮,连忙收了那把金色短剑,快步走到了钟芸的面前,

他叶乘枫对下仆沒啥好口气,可是对自己的娘亲,却是百依百顺,

“练剑什么时候都可以,这两天,你堂弟可能要过來,你趁着有空,收拾收拾屋子去,”

“收拾屋子可以,不过什么堂弟,哪个堂弟,”

叶乘枫疑惑片刻,有些不明所以,

“他叫叶子锋,小时候你和他,还有月儿,一起玩过的,怎么,你已经忘得一点不剩了,”

“叶子锋……”

片刻过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一拍脑袋,

“噢噢,叶子锋,娘,我想起來了,我听说他后來成了废物,境界一直停滞不前,对不对,”

钟芸脸色微变,当即骂出声來:“闭嘴,什么废物,别给我把话说溜了,真的见到了他,不小心脱口而出,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

“我……”

叶乘枫一脸委屈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娘亲,为什么突然凶他,

“好了,刚才是我说的重了些,”

钟芸舒了口气,稍微停顿了片刻,复而继续说道,

“不过,你还是要认真听我说,他叶子锋现在已经摆脱了废物之名,更在炼丹上有所成就,要是,让他得了老爷欢喜,留他在府上长住,叶府突然多了一个分家的人,你难道不难受么……”

“这……”

叶乘枫皱起了眉头,沉吟着踱了几步,

他点了点头:“似乎……是有点不那么自由自在了,”

钟芸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非但如此,而且我感觉老爷他,一直想要照顾到那个叶家分家,说不定还会让那个叶子锋在府里做点什么事儿,削减我们在家中的权力,达到一种制衡的目的,”

“不会吧,爹爹他还防着我们……我不是他的亲骨肉么,”叶乘枫愕然抬起头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钟芸沒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亲骨肉又不是就你一个,你爹他是故意做出样子來给我们看的,罢了,这些道理跟你说,你也不懂,我且问你,这两天來,让你在大门口练剑,可有什么世家子弟模样的人,进过大门,”

“唔……”

叶乘枫细细地思索片刻,摇了摇头:“世家子弟倒是见过不少,但是都沒进门來,至于娘亲交代的,转交的书信的事情,我也问过了,沒什么异样……”

“是么……这个叶子锋,是还沒到这星殒城么,还是说,他已经去了那个风逆学院入住了……”

钟芸怔然片刻,抬头望向了大门之外,有些疑惑不解,

“难道说……还有一种可能,”

蓦然之间,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望向了阿四刚才站立的地方,脸色微微变化,

“对了,阿四他去做什么,难道我不是让他全程给你侍剑么,”

“噢,他说外面有个人想要进來讨份活干,所以才把一封信,交给爹爹去……”

钟芸的脸色,立时有了变化,

“讨份活干,最近我们这叶家,又沒对外招过人……”

下一刻,她几乎是惊呼出声,

“不好,”

……

从小门的捷径里出來,阿四的脸上洋溢着快乐之色,

不多久,他出了叶家大门,远远地望过去,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叶子锋的身影,

“兄台,兄台,好消息啊,”

叶子锋眼前一亮,长身而起,收起散逸开來的灵魂天赋,抬头看向阿四,微微笑道,

“怎么说,”

“老爷看到你的信,看起來非常高兴的样子,随手就赏了我三十个金币,而且,也真不知道你这信上是怎么吹嘘自己本事的,老爷竟然要我马上接你进叶府,看起來还很激动的样子,难道你是家主的熟人推荐來的么,”

“此话当真,”

阿四哈哈大笑着,复而继续说道,

“当然是真的,算你小子走运,攀上叶家的机会來了,”

叶子锋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明白了一点,不管其他人怎么样,至少叶家本家的家主,是向着自己的,那便已经足

够了,

因为,一个人,总不可能取悦所有人,在一些利益的驱使下,更会无形多出一些敌人來,

这种时候,坦然处之便可,利用所能利用的即可,不必怨天尤人,感慨世态不公,

下一刻,

只见阿四领着路,叶子锋尾随其后,

“兄台,你初來乍到,有些规矩,我以后,会慢慢和你交代,你跟我多学着点,自己做事利索点,我是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阿四有说有笑着,提着手里的袋子,轻轻放入怀中,

然而,他刚一踏入大门,

“扑通,扑通,”

却见门边两排,一排丫鬟、一排家丁,悉数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朝向了阿四两人的方向,

如此场景,就连叶子锋,亦是沒有料想到,他的星眸之中,随即闪过一道奇异之色,

“这……”

阿四的笑容,刹那之间,便凝固在了当场,惊愕到了极点,

“该不会……”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忙不迭地回过头去,想要学着他们的样子跪下身去,

他以为背后有人,

然而,真相却是,空无一人,

“天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四神情怔然,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霎时之间,就冒了出來,

“奉家主之命,前來迎接子锋少爷,”

此言一出,阿四整个人犹如被定住了一般,愣在了当场,一动不动,

“什么,子锋少爷,”

他的嘴唇不断晃动着,倒抽了几口冷气,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叶子锋:“他们说的人……”

“不错,就是我,叶子锋,”

叶子锋脸上的微笑,极为淡然,

通过灵魂天赋的探查,再加上一定的临场应变,他知道,这样的成果虽然达成,却是來之不易的,并非是单纯地靠着运气,

“子锋少爷,”

叶家的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嘿嘿笑着走上前來,

他见阿四还兀自立在叶子锋身边一动不动,给他沒好气地递了个眼色:“好了,阿四,你杵在这儿做什么,还不快走开,别挡了人家子锋少爷的路了,”

“我……是,是……”阿四哆嗦着打了一个冷颤,看了看那个管家,又望了一眼叶子锋,连忙退了下去,

阿四心中一阵后怕,要知道,他刚才还对着叶子锋勾肩搭背的,甚至他还推搡了对方几下,

要是让他早点知道叶子锋的身份,借他个胆子,他都不会这么做,

于是,那个管家将视线从阿四身上移回,原本严肃的表情上,又露出了笑意來,

“子锋少爷,老爷他交代给我们了,你在本家的这么多天,起居食宿便由我们來打点便可,不必少爷操心,这边的丫鬟和家丁,你看喜欢的,随便挑三个顺眼的,带走便是……”

“这个么……”

叶子锋來回扫视了众人一眼,观察着他们的反应,

一众人等,纷纷低着头,不想去看他,

说实在的,在他们看來,就算给人当奴才,也得看是给谁当,

因此,他们根本就不想给叶子锋这个叶家分家的人当奴才,

“三个太多了,我用不着,也不习惯,”

叶子锋淡然笑着,指向了刚刚退下的阿四,

“要不……我就要,阿四一个人吧!”

解放军第一五五中心医院怎么样
内蒙古兴安盟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早泄方法
上海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洛阳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