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健康

巫师自远方来 百五十一章 寒冬之末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3:54

巫师自远方来 百五十一章 寒冬之末

漆黑的瞳孔死死盯着蜡烛上飘散的青烟,面无表情的黑发巫师犹如雕塑般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像是已经过去半个世纪。

窗外黑暗的天穹已经亮起了白光,漫长的午夜也即将走到尽头。

笑容凄凉的艾莉儿站在原地,眼神仿佛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般的坚定;一旁的阿斯瑞尔则始终让目光在两个人的身上游移,几次想要开口,却都是欲言又止。

终,睁大了眼睛的黑发巫师带着十分犹豫的表情,缓缓开口:

“有多少把握?”

话音落下,黑暗的房间中仍旧是一片死寂。

阿斯瑞尔微微一怔,头一次被那双黑眸瞪住,精致的面孔很勉强的挤出了一丝微笑:“亲、亲爱的伦,刚刚那些还只是冒牌货小姐的一面之词,你还没有知道全部的真相呢!”

“你甚至还不知道自己的敌人究竟是谁,不知道他们的计划究竟是什么,目的和动机又是什么,这可和过去的你不太一样……”

被黑发巫师死死盯着的金发少年笑容越来越勉强,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匿到只剩下蚊子叫的地步,再也无法与那双黑瞳对视。

“和过去的我不太一样,对啊……”黑发巫师平淡的开口,深吸一口气:“过去那个谨小慎微,走一步要看一步的我;”

“那个总是充满了警惕的我;总是以为只要获得了一定地位,强大的力量或者加入某个组织,就不用再担心会成为某人目标或者敌人的我;”

“但这不可能的,对吧?没错,获得了一定的地位是可以摆脱过去的敌人,但你马上就会遇到全新的,和过去不同层次的对手,将出现在他面前的我当成是眼中钉…对吧?

“呃,这个……”阿斯瑞尔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微笑的表情:“也许…或者…大概…有这个可能?”

“然后……”死死盯着一副浑身不自在模样的金发少年,伦默默开口道:“就算我开口问,你也不可能告诉我一切,多只是给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关于圣十字,关于‘黑十字’塞廖尔,关于你所知道的一切。”

“否则,你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站出来阻止艾莉儿继续说下去;显然,让我知道一切的真相这一点,会对你的计划造成一些阻碍。”

少女轻抿着唇,泪眼婆娑的面容上多出了几分眷恋的爱意。

“但眼下的情况很明显,我们的敌人已经将你我当成了共同体的联盟,哪怕是为了自己活命,我也没办法摆脱你了;并且按照艾莉儿所说,即便我开启了第三个阀门,有可能依然无法打败它们,的下场也不过是和罗兰·都灵一样。”

“而你的手中,有着一个也许能赢的计划。”

“所以好吧,我可以不过问太多——因为眼下,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伦的表情出奇的沉稳,目光却始终没有从阿斯瑞尔的脸上偏移半寸:

“但我要知道,你有多少把握?”

黑暗的房间里,伦的目光穿过飘荡的青烟,目不斜视的盯着阿斯瑞尔的一举一动。

长长叹口气,金发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矛盾,却又忍不住想要解释的表情。

“亲爱的伦,我……”阿斯瑞尔低声嘟囔着:“首先,冒牌货小姐言过其实了——至少是过分夸大了‘黑十字’塞廖尔的实力,他并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无所不能。”

“没错,罗兰·都灵和布伦希尔德失败了,戴帽子的罗根也失败了;但那时因为他们的实力实在有限,无法突破自身的限制达到的层次,才不得已悔恨收场。”

轻咬下唇,带着真挚目光的阿斯瑞尔开口道:“只要开启第三个阀门,你就能成为超越一切,客观物质的形态…某种意义上,你已经成为类似于…嗯,类似于……”

“啊!对了,类似于英灵般的存在,但主观能动性上要要远远超越他们!”

英灵?伦抬起头,试探着似的开口道:“等等,我们想的是同一种‘英灵’吗?”

“我觉得应该是的,因为阿斯瑞尔和伦是的朋友嘛…朋友之间,都是存在默契的。”一瞬间,阿斯瑞尔脸上的尴尬和僵硬一扫而空:

“没错,强大到过头的塞廖尔可以使用完全不属于物质世界的力量,反过来说他也就很难对亲爱的伦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伦你却可以。”

阿斯瑞尔露出了一个无比优雅的表情,像是在赞叹艺术品般的欣赏:“虚空与物质两个截然相反的存在,在你的身上是完全一体没有分别的——换句话说,开启了第三阀门的伦,将会确切的威胁到塞廖尔的根本!”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虽然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但这种情景下还真是莫名的贴切呢;嗯,异乡人真好,阿斯瑞尔爱死异乡人了!”

所以…这才是阿斯瑞尔如此执着于自己的缘由。

交叉的十指在黑发巫师无意识的发力下泛白,缓缓抬起头:“稍微暂停一下…你还是没有告诉我,究竟有多少把握?”

金发少年再次坐下来,面对着黑发巫师,从唇角吐出一口气。

“亲爱的伦,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阿斯瑞尔的声音幽幽响起:“我们能赢。”

“你不是一腔热血的罗兰·都灵,不是孤身一个的戴帽子的罗根;阿斯瑞尔不是布伦希尔德,我们笔直向前的理由不是爱与正义,现在的时间也不是一百年前。”

“你不是凭着壮怀激烈,去和一个手段层出不穷的敌人交锋;恰恰相反,你每一次都能在死亡的边缘绝地求生,每一次都能在塞廖尔觉得自己计划成功的时候,将它撕扯得四分五裂。”

“你有所有人都没有的天赋,有在必要时刻牺牲自己的勇气,却又能一次次的向死求生——亲爱的伦,因为有你,我们能赢。”

“我们…能赢。”

阿斯瑞尔说的斩钉截铁。

…………………………………………

“啪嗒——!”

金属锁轴承转动的声音响起,靠在墙角的灰瞳少年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和走出门的黑发巫师撞了个正着。

四目对视的刹那,两个人都愣住了。

“伦大人,您怎么在这儿?”路斯恩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该是我要问的才对吧。”先是一惊,黑发巫师微微蹙眉:“你不是一直都在军营吗,怎么会跑到巫师塔来?”

“道尔顿·坎德大人让我过来一趟,说是要准备一下——猎魔人军团的战斗力已经基本成型,接下来就到该实战的时候了。”路斯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他说,他准备将所有的猎魔人按照守夜人那种模式,散布到各个公国;一方面用实战让他们练手,同时调查各个公国的异常情况。”

“当然,一切都是私下进行的,但天穹宫恐怕多少已经知道了;既然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站出来阻止,就说明至少明面上已经默许了我们这么做。”

伦看着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道尔顿导师的做法没错,但在打探情报和练兵之外,恐怕还有隐匿的目的;就算目标再小,聚集在一起还是容易被发现;分散着洒出去,反而会让某些人失去目标。

除此之外,离开的猎魔人也顺便腾出空地给下一批导师挑好的人选——哪怕默许了路斯恩在这支军团里的主导地位,道尔顿也不可能轻易放弃他的设想,从零开始培训真正的猎魔人。

“那您呢,您怎么会在这儿?”

灰瞳少年抬起头,表情十分的困惑的朝伦身后的房间瞥了一眼:“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艾因·兰德的房间吧?”

“没什么,只是有空了顺便过来看看,问一问浮空城的进展情况。”伦随口应付道:“听说进展还是挺大的,他们已经开工建造基本的浮空设施了。”

“真的吗?!”

路斯恩惊讶的瞪大眼睛,存疑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房间的地板虽然干净,但依旧可以隐约看到三四种不同的脚印,餐桌上的蜡烛似乎也是不久前熄灭的。

除了艾因之外,伦大人刚刚还在这里和另外一到两个人见过面?可这里是艾因的房间啊,究竟是谁还能不打招呼的出现在这儿?

“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不是外人,并且和伦大人相熟的话,难道说会是……

黑发巫师的声音冷冷的响起,灰瞳少年猛地一惊,连忙开口道:“没什么!”

“既然你在这里,那也就是说道尔顿导师眼下也正在巫师塔?”伦开口询问道。

“呃,是、是的!”路斯恩点点头:“不光是道尔顿大人,艾萨克和莉娜也都在——不过他们都是凌晨从工地那边回来的,所以刚一进来就已经睡着了。”

看着灰瞳少年那依旧存疑的表情,黑发巫师目光闪烁,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想起了哈林梵·阿刹迈说过的话;

想起了罗兰·都灵和布伦希尔德的结局;

想起了怒火堡伯爵艾克特,在攻下银盔山之后对自己的感慨和坦白;

想起了夏特对自己的逼问,小个子巫师一次又一次的容忍,艾萨克自顾自的装傻;

以及……

以及自己每一次回避他们问题时,那一双双看着自己的眼睛。

“…去变强,变得比曾经的我们更强大,然后去打破原本注定的命运吧…非常抱歉,但我能帮助你的也仅仅到此而已了……”

“…接下来的路,还要你和你的伙伴们去走…但愿和我们的会有些许不同……”

“…让他们把您当成需要帮助的朋友,而不是一个可以用来依赖,仰仗的神…您不是无所不能的神,神拯救不了我们;能力有限,普通平凡又浑身毛病的人,才能拯救另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如果当初黑公爵选择对狂龙女皇坦诚相待,而不是为了保护她擅自选择隐瞒一切,辜负了她对他的信赖,原本这一切,也许都是可以避免的……”

伦攥紧了拳头,用力的攥紧,直至每一个指关节都开始泛白,手臂微微颤抖,牙缝间呼着气。

他抬起头,看向信赖着自己的朋友。

真的很难判断,这么做究竟是不是正确的。

但至少有一点,自己的确被阿刹迈大师说服了——如果真的将他们当成朋友,当成不用考虑就能信任的朋友,那么自己就不应该对他们隐瞒。

灰瞳少年紧抿着嘴角,关切而又疑惑的目光不停的在伦的脸和身后来回游移着,不敢轻易开口。

“路斯恩,能不能…帮我个忙?”

黑发巫师缓缓开口道。

“呃?!”灰瞳少年微微一怔,似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当然可以,您请吩咐。”

“我需要你去找一些人,然后尽快把他们都喊过来,在巫师塔…嗯,就在这儿。”伦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竭尽所能抑制着自己的声音:

“请你告诉他们,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明白。”路斯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隐约能察觉到伦不太对劲的他,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那…具体是哪些人呢?”

“所有人。”

嗯?

“我说…所有人。”伦长长地吐了口气:“道尔顿导师,艾因,艾萨克,夏特,怒火堡伯爵艾克特,阿刹迈大师……还有你;所有你能想起来的,找得到的,都把他们喊来,一个不漏!”

路斯恩浑身一震,惊愕的看着死死盯着他的黑发巫师。

“是…是——!!!!”

将落的话音伴随着一阵疾风,灰瞳少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只剩下地面上的一串脚印。

缓缓收回目光,伦抬起头,心情复杂的望着栏杆外寂静的赤血堡;东方已经破晓,漫长的黑夜终于走到了尽头。

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垂下的目光中,一片晶莹的六角形正在自己的手背上渐渐融化。

冬天来了。

上海肿瘤医院的地址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靠谱吗
安顺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治疗好医院
深圳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