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旅游

朱宁谈诺奖得主席勒三大印象

发布时间:2019-02-27 23:20:37

朱宁谈诺奖得主席勒三大印象

易财经10月15日讯 “席勒教授作为我的导师,给我的启发并不局限于学术研究。”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朱宁教授谈到导师席勒,称对自己的影响有三点。

因“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获201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罗伯特席勒(Robert J. Shiller),正是朱宁教授在耶鲁大学攻读金融学博士学位时的导师。

罗伯特席勒1946年3月26日生于底特律,美国经济学家,学者,畅销书作家。他就职于耶鲁大学Cowles经济学研究基地,是斯坦利·里索(Stanley B. Resor)经济学教授。他作为当代行为金融学的主要创始人,被视为是新兴凯恩斯学派成员之一,曾获1996年经济学萨缪森奖(Paul A. Samuelson Award),2009年德意志银行奖(Deutsche Bank Prize)。

“首先,我很敬佩他对于各种各样的经济现象有特别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因为在我入学的时候,他快六十岁了,在那个年纪他对各个话题,包括中国、房地产还有资本市场都一直保持非常强的好奇心,我觉得这是对于一个学者非常难能可贵的地方。”朱宁说,“另外,他的想法从来都不受到主流经济学和现成理论的影响,他一直教育我们,我们要从一个我们认为是正确的角度,而非从现成理论来看待问题。我觉得正是因为这种精神,他才提出了对于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过度波动的观点,对整个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由于人类行为的一些复杂因素所导致资产定价的现象的解释,从而开创了行为金融或者说过行为和心理学来解释资产定价。”

席勒曾撰写在全球广为流传的《非理性繁荣》、《动物精神》等通俗读物,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曾在演讲中引用“非理性繁荣”的概念。“席勒教授非常看重经济学理论研究与政策和社会的相结合,从《非理性繁荣》开始,过去十年里他基本保持以每两年一本书的速度在写书。”朱宁透露,“其实他去年来中国的时候,他还鼓励我写书,他说,‘我觉得以你之前研究的领域和回到中国的所见所想,现在是应该考虑写一本书。’所以才有了我今年即将出版的《投资者的敌人》。”

此外,席勒教授还经常参与世界经济论坛、政府机关和商业机构的活动,把他的研究可以通俗化、大众化,通过自己的书和演讲把经济学普及到大众,在朱宁看来,这也是他较之其他经济学家与众不同之处。

中国房价泡沫不一定会很快破灭

事实上,席勒广为人知的是,在美国房地产泡沫疯狂的时期,成功地用模型预测了房地产市场过热、可能出现硬着陆。他曾创立了“凯斯—席勒指数”,其反映了不同地区美国房屋价格,包括全美房屋价格指数、20城综合指数、10城综合指数以及20个单独的都会房价指数。

“席勒教授重大的研究贡献之一,是其对于不同资产类别,主要是通过房地产和股票市场的长期波动率来研究整个市场长期的估值水平所出现的大规模波动。众所周知,股票的估值水平就是市净率或者市盈率,而房地产的估值水平往往是用房价或者房租与收入的比率,他身体力行在美国收集了足有一百多年的数据,同时,他通过对于全球资本市场的了解提出,从长期来讲,任何一种资产定价的水平都不可能长期偏离历史平均水平,在这种假设的前提下,他是比较成功地预判了1999年和2000年的互联泡沫,2005年和2007年的房地产泡沫。”朱宁教授介绍。

“不过从一个实际操作的角度来讲,对于席勒教授的观点在北美也存在不少质疑,因为他从2004年开始就认为美国的房地产市场估值过高了,但其实从2004年到2007年美国的房价仍旧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上涨,所以经济学家的预测并不是在一个具体的时间永远是正确的。但至少从几次事件看来,他对大趋势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确的,这一点他也反复在自己的研究和书中提到资产价值严重偏离基本面,那么他一定是个泡沫,但并不能保证泡沫在短期时间内就会破灭。”

2012年12月,朱宁在席勒教授来访中国之际曾经做过关于中国房价的讨论,在席勒教授看来,从国际和历史水平来讲,中国房价显然是高估了,但是资产价格过高和泡沫并不是一个等同的概念,很可能高估的资产价格可以维持一段时间,泡沫不一定很快会破灭,他个人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需要更多政策关注。

两大阵营获奖稍有意外

此次获奖的三位经济学家中,法马和席勒形成鲜明对比,席勒早期的研究完全是针对法马教授“有效市场假说”的批判,他俩的身上,分别贴着“信奉市场至上”和“强调监管重要性”的标签。前者是新古典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该学派相信市场是万能的,只要信息能够充分披露,市场的决策者都是完全理性的;而后者是新凯恩斯学派的,认为市场会失效,市场中的人会出问题,强调政府的监管要加强。

“这次的结果稍微有点出人意料,有人预测法马教授会得奖,因为他在60年代就做出了贡献,但是自从金融危机之后,法马教授提出的‘有效市场假说’等理论没有很好地预测金融危机,对于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问题也无法作出合理的解释,所以很多人说,如果法马教授在金融危机之前没有得到诺奖,那么之后更不可能。金融危机之后,以席勒和理查德·泰勒两个获得诺奖的呼声一直很高。因为在金融危机之后,大家越来越意识到行为金融或者心理学的方式来解释资本市场和资产定价更有发展潜力。”朱宁解读说。

他还表示,三位获奖教授都通过不同方式对资产定价提出了实证,通过数据、长期历史经验和统计方法来检验数据,以此证明资产定价的一些理论是正确或者错误的,他们在原来理论的框架下提出了如何能够利用真实的数据来验证这些理论方法和研究成果。

“除了对资产定价有很大的贡献以外,他们对其它的经济金融研究有非常大的贡献,比如席勒教授对房地产、宏观经济都有很大的贡献,汉森教授对计量经济学取得众多研究成果,法马教授对公司财务和金融研究数据的创建做出开创性的研究。”朱宁补充说。(赵婷)

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鼻塞头痛有何办法
风寒风热感冒病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