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昌信息港 > 旅游

乾坤转混沌 第五十七章 暗袭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6:11

乾坤转混沌 第五十七章 暗袭

“夜师兄,看什么?这棵大树这么大,的确很容易,但是上面的人轻微动一下,整棵大树都会有不寻常的抖动,这棵树根本没有啊。”那个青年好笑的看着那个夜师兄,原本心里的敬佩也都慢慢转化成不屑了,这夜师兄在宗内有着偌大名声,现在看起来就是一只惊弓之鸟而已,看来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

“白痴!”殊不知那个夜师兄也在暗暗的骂着那个青年,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树上真的藏有人,但是行走江湖光凭意气,他早就已经死了,也不会来到穹武道院。

紧紧的盯了那棵大树一会之后,夜师兄的目光才开始转移到别的位置上,那棵大树的枝叶晃动和静寂,都如同普通大树一般,只是微风在微微吹荡着而已,确实没有人类的气息在上面。

但是夜师兄的心中却一直萦绕着一股不对劲的感觉,从进入到这个区域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种被盯上的感觉,但是无论是气息察觉还是神识搜索,都找不到半点有人逗留的痕迹,走动的痕迹倒是找到了不少,都是朝着森林内部不断延伸去了,有种太过明显的违和感在。

夜师兄摇了摇头说道:“可能真的是我杞人忧天吧,我们朝那个方向前进,那里有不少人走动过。”

就在夜师兄带着人转方向,所有人的背影都对着那棵大树的时候,叶正风三人的攻击便爆发了。

在树冠中,天妙的那对白绫早就已经灌满了真元,朝着树下人的方向,直接轰出了两条通道出来,然后瞬间收回了白绫,而叶正风和流影幻在白绫暴退的时候,身形已经快速的朝着通道猛冲而去,一下子便冲出了树冠之下。

流影幻手中长剑一动,立刻便爆发出一道道煦烂的剑芒,直接把那四个寂灭境后期全部包裹了在剑影之下,而叶正风的身影已经稳稳的站在夜师兄的身前,五指大手一张便如同化作了一座五指巨山一般,山峰的周围还隐隐萦绕着一条巨大的游龙,朝着那个夜师兄碾压而去。

夜师兄一群人脸上顿时便是大变,那棵大树上居然真的隐藏着人,而且足足有三个人在上面!

这怎么可能?!

每一个人的功力都有差异,敛息决更是一样,就算三人的敛息决相同,在这种时候一起隐藏下来,气息波动之间也会出现相抵的波动,气息很容易就会泄露出来。

“轰!”

猝不及防之下,夜师兄身上仅仅才运转了一点真元起来,就一掌被叶正风轰成了重伤,连那点真元也都被轰散了,而那四名寂灭境后期更加不济,连反应都没做到,就被流影幻的无数道剑影给刺中,身上出现了许多道伤口,还在不断的流血。

叶正风两人制服了对方之后,天妙便从树冠上飘动出来了,在漆黑的夜晚上如同一抹幽幽的白影,而脸上散发着动人心魄的诱惑力,就算是真的女鬼,只怕也有人甘愿死在她的身上。

“你们倒是大胆,在这种云层厚重,暗无光芒的森林中居然还敢走动,也不怪我们朝你们动手了,把木牌交出来吧,我不想随便下杀手。”叶正风看着这群人,淡淡的说道。

叶正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深邃的红芒,从出手到此时都没有杀人,除了考核的关系以外,也是因为叶正风此时确实不想乱杀下去了,如果没有仇怨,能不杀就不杀,否则再这么滥杀下去,他真怕会就这样深陷在杀戮意志当中,无法自拔。

此时他心中的杀意依然在蠢蠢欲动着,他只能强行把杀意压制下去,希望这几个人识相吧。

“凭什么?!你们三个卑鄙小人,有种就把我们放开打一场,这样偷袭暗算,算什么英雄好汉,如果我们死了,暗天宗不会放过你们的!!”一开始顶撞夜师兄的那个青年对着叶正风怒吼道。

流影幻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这青年,从刚才开始这青年就聒噪不停,如果不是这蠢蛋,只怕那个夜师兄还没这么容易的离开,背对着他们,一锅好汤就坏在一颗老鼠屎上啊。

“小朋友,你还看不懂此时的形势吧?你们此时只是鱼肉而已,如果不交出木牌,我们杀了你们自己搜也可以,交只需要交三块就够了,你可别扰乱了其他人的选择,让他们白白身死。”流影幻轻笑着说道。

“别听他们胡说!等我们交了之后就死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都得罪我们暗天宗了,为了杀人灭口一定会杀了我们的,就算毁掉木牌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容易的通过考核!!”那个青年依然愤怒的冷笑道,自以为已经看穿了一切一样。

“问你一次,交则活,不交则死。”叶正风淡淡的问着手下的夜师兄,眼神已经越来越冷漠,眼中的红芒也都越来越亮了。

看到了叶正风的眼神,夜师兄心中顿时就是一颤,那双就如同凶兽一般的眼神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人拥有这种泯灭人性的眼神,就是这种眼神一直让他的心中感觉到颤栗,让他一直觉得这里隐藏着人。

“我们交!!”夜师兄立刻喊道,同时手中已经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牌,递给叶正风了。

木牌上缠绕着那老乞丐的气息,非常的诡异,连收入储物戒都不可以,他们也只能贴身放在身上,叶正风三人的木牌也是一样。

而那四名寂灭后期的人,看到了夜师兄交了木牌之后,除了那个青年转过头愤怒的看着夜师兄以外,其中两名青年也都掏出了自己的木牌,递给了流影幻。

叶正风眉头一挑,看了两人一眼之后,三人便同时朝着一个方向疾步离去,瞬间便已经消失在森林之中,完全看不到人影了。

“夜师兄,你为什么要把木牌交给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敢杀我们,顶多也就威胁我们而已!!”那青年对着夜师兄怒吼道,就这样便把木牌交了出去,他们以后还能把脸拾起来吗?这样算什么暗天宗的精英弟子?!

“白痴!你到现在都还没拿捏下自己的身份吗?!来这里的人除了那些散修以外,哪个没有靠山在背后,你真以为宗门的势力大到能让任何人忌惮?!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还用来穹武道院修炼吗?!”夜师兄的脸色也愤怒了起来,对着那青年吼道。

“刚才我如果再拖延一阵,对方就真下杀手了,白痴!你现在还有时间和我争吵,我们动手的声势这么大,不用一会这里就要来人了,你要是不走就留在这里,木牌也没有让你交出去,你在这里吵什么?!”夜师兄怒骂了一声之后,便开始在前方带路离开了,如果再留下去,让别的人发现他们那就糟糕了。

武汉市洪山区妇幼保健院
新疆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
承德牛皮癣
惠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山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